“大陸尋奇”創紀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長江源頭”探勝獲教育資管肯定      柯金元、賴宗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採訪撰稿:方嘉麗  時間:1997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中視「大陸尋奇」前年拍攝的「長江源頭探勝」,獲得今天國立教育資料館優良媒體影片及錄影帶競賽優等奬,創下電視節目榮獲該獎項的首例。

 

「大陸尋奇」的「長江源頭探勝」單元原因為畫面難得一見,也是製作小組冒著生命危險拍攝而得的年度大計畫,因此中視同時也替「大陸尋奇」這一集節目報送金鐘獎,不過連入圍都沒有,只拿到攝影獎,如今獲得國立教育資料館的優等奬「大陸尋奇」製作人周志敏笑說,也算是遲來的安慰了。

 

「大陸尋奇」製作小組當初為長江探源,費時兩年策畫,經過兩度失敗,第三次才攻上海拔五千七百公尺青海 拉丹清峰,外景人馬在體能極限下留著興奮的淚水,拍下長江源頭的畫面,寫下中國電視史上,第一個外景隊五踏上長江源頭的紀錄。

 

金鐘獎 最佳攝影獎大陸尋奇

金鐘獎最佳攝影獎由大陸尋奇所獲得,負責掌鏡的是柯金元與賴宗正。以下是他們在這條攝影之路,一路走來的心得與感想。

 

問:當初是如何走入這一行?

柯:我一開始是做節目助理,幾年之後接觸到剪接的工作,然後製作人提拔我當攝影師。參與大陸尋奇的拍攝工作至今已有五年的時間了。

賴:我則是從平面攝影出身的,當時在雜誌社跑國會新聞。以前和朋友組成讀書會,我們會互相切磋,那時常覺得單張照片無法完整表達感受。於是民國75年時開始與電影錄影工作者產生接觸,發現經由電子媒體的連續畫面,方能將自己所見的畫面完全表達出來,從此開始走向電子媒體,拍一些自己的作品,例如:社會運動、環保問題、生態問題,也拍過公共電視,民國83年才參與大陸尋奇的工作。由於之前就有接觸過大陸方面的題材,但是屬於經濟方面的,另外也看過八千里路雲和月與大陸尋奇,因此對大陸這一方面的題材很感興趣,所以當大陸尋奇來找我時,相當高興。

 

問:之前的工作經驗和後來大陸尋奇的拍攝工作,有什麼樣的不同與幫助?

柯:節目的製作是一體的,如果一個攝影師不懂剪接,那拍回來的東西會很難剪,即使畫面再漂亮也沒有用,會很難銜接,通常我們拍回來的畫面,如果有特殊的意義或想要特別強調什麼,我們都會特別和剪接師溝通。

賴:我想任何一個攝影師的基本訓練都是從平面開始,即使對平面攝影的畫面的駕馭能力好,到電子媒體也不見得能勝任,特別是再這一個講求快節奏、不沉悶的畫面,兩者最大的差別在於平面攝影以單張照片講一件事情,後者以一個畫面詮釋一件事情。

 

問:在籌備拍攝大陸尋奇的過程單中最困難的遭遇是什麼?

柯:最大的困難是與大陸方面的溝通出現問題,時拍是談好了拍攝時間與價錢卻產生誤會而不能拍。例如事前外景的價錢說好了,當鏡頭由室外拉回走廊時,他們會表示不能拍,因為走廊是屬於室內的拍攝,不含在當初談好的價格裡。諸如此類的情況時常產生阻撓。

 

問:從攝影角度看世界,如何表達?

柯:因為之前我有過剪接的經驗,那我到一個現場之後會去觀察它的重點在哪裡?鏡頭如何分?歷史教育在哪裡?例如廟的歷史背景、雕刻等值得看的地方,把它拍下來,再透過剪接、鏡頭規劃,表達出它的美給觀眾朋友知道。

賴:我一直都有一些自己想要做的題材,當然是以自己想要表達的意念來選擇攝影角度。例如江西,到這個地方就是要拍她的美,因此我會跳過一些醜陋的東西,如果談環保,我就會把美化的東西刪除掉。因此,我是有選擇性的,以熟悉的語言來表現適當的真實。

 

問:觀眾所看到的畫面都是經過修飾的,事實是不是都被美化了?

柯:詮釋攝影構圖的美是攝影師的責任,把畫面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是應該的,但我們要強調,鏡頭所拍攝到的畫面都是真實的。

 

問:拍攝大陸尋奇時,取景的切入點是什麼?

柯:以歷史面切入,拍值得給觀眾朋友看的東西。

 

問:外界認為大陸尋奇的報導多半是給觀眾正面的認知,這是特定的方向嗎?

柯:這是實在的報導,與政治是扯不上關係的,我們拍攝的東西本身就是歷史,從歷代演變至今,我們只是照實報導而已。

 

問:如果打破自己的價值觀,進行不喜歡的題材?

賴: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,但只要是工作,可以選擇的機會就降低了。

 

問:從拍攝至今,有無心境上或思想上的轉變?

柯:我從民國81年接下這個工作至今,最大的收穫就是增廣見聞。

賴:因為從小中國歷史教育的影響,對祖國大陸一直懷有夢想,經由工作深入中國,得到了最大的滿足,深刻的了解後更能清楚看到真實面,這就談到政治的統獨問題了,這給我很大的影響。

 

問:如何充實自我?

柯:除了多觀摩別人作品外,還要多拍多練習實際的操作,有專人指導最好,沒有的話就要自己反覆的練習,和別人多比較。

 

問:得獎後,有沒有想過自己的技術與觀念哪裡卓越,才會受到肯定?

賴:我曾問過廣電基金會的評審,在同樣入圍的作品中,如果以地形和拍攝困難度來比較的話,大陸尋奇是較獲得青睞;因為我們拍攝地點遍及中國內陸、高山,加上惡劣的天候,困難度真的很高。若以個人技術來說的話,大陸尋奇從開播至今也有六年的時間,但長期以來在水準上都能保持一定的品質與風格,我想這是個滿引人注意的一個焦點。

 

問:下一步要進行何種題材?

柯:大陸尋奇一直都是很有系統的進行拍攝,例如河川,之前已拍過松花江、黑龍江和黃河,再來可能要從長江開始,從長江的源頭到流經的省份,往後還是會一系列一系列的繼續拍攝下去。

 

問:對後起之秀有何建言?

柯:進入這一行要靠機緣,所謂天時、地利、人和;堅持與毅力最重要,多觀摩別人的作品,不管是平面攝影、電視或其他電子媒體,視野才會寬廣。

賴:看過很多年輕朋友再這一行進進出出的,或熬不下去的,我想真的就只有「堅持」這兩字。

 

問:對自己未來做一個期許。

柯:攝影師有年紀上的限制,基於年紀與體力的考量,會逐漸退出這個行列,希望能轉往節目製作發展。

賴:由於個性的關係,我想會一直拍下去;未來希望可以拍一些自己想拍的東西,以自己的角度去拍一些社會運動、環保等話題。

 

 

回上頁

 

中華民國剪輯協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3-2012 Editing Associ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